推炸金花必赢方法但始终坚持围绕中石化油气资
发布时间:2018-11-11 05:26

  我国是石油消费大国,石油产量远不能满足国民经济快速发展的需求,石油产量不足成为制约我国国民经济持续发展的主要瓶颈,寻找新的资源接替阵地成为石油工业的迫切任务。近年来,中央提出石油工业“稳定东部,发展西部”的战略方针,勘探重点从东部向西部转移。记者有幸采访到了对塔里木盆地有着十几年研究经验的科研学者、中国石化高级专家——王毅

  王毅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怀着对李四光的敬仰,选择了艰苦的石油地质专业。1982年毕业于华东石油学院(中国石油大学前身)勘探系石油地质专业,毕业后留校从事教师工作,先后任讲师、副教授、教授等职。2013年赴美国怀俄明大学能源研究所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 ,回国后任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油气勘探所所长、新区勘探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副总地质师兼西北勘探研究中心主任、西北油田分公司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院长等职务。先后承担和组织了十多项国家级、省部级以及横向联合科研课题,发表论文80余篇,出版专著两部,获国家级科技进步二等奖一次、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三次

  记者:王教授您好,塔里木盆地油气勘探是世界石油地质界公认的“一块难啃的骨头”,您能谈一谈在您塔里木油气勘探工作期间提出的创新性科研成果么

  王毅:我们之所以说中国的海相盆地油气勘探难度大,主要是因为我国的海相盆地都是古老的多旋回盆地,而国外的盆地大部分是年青的单旋回盆地。我国的海相盆地一般形成时代老、埋藏深度深、并且经历了多期的构造运动。现在保留下来的盆地都经过地质历史时期多次的强烈改造,可以说已经面目全非,都是残缺不全的,要想了解它的原始情况就非常困难,非常复杂。而国外的海相含油气盆地就简单得多,一般都是中新生界的盆地,一般就经历一个沉降阶段,一个抬升阶段,我们叫单旋回盆地或者称为一期盆地,现在的样子基本保留了原始的状态,非常简单,规律比较容易弄清楚。而我国的海相盆地就复杂得多。比如塔里木盆地的海相地层是早古生界,沉积后至少经历了六次构造运动,埋藏深度都在6000米以下,长期经历了高温高压的改造,可以说塔里木盆地是我国最大的也是一个极为复杂的含油气盆地,存在很多需要攻关的科学难题

  例如,塔里木盆地海相主力烃源岩的判识问题就是一个久攻不破的 “世界难题”。这主要是由于塔里木盆地寒武系烃源岩处于高成熟-过成熟阶段, 许多判识油气来源的生物地球化学指标失去了作用。在我们业界多年来一直存在一个很大的疑惑,就是塔里木盆地虽然发现了塔河油田,但是,下一个“塔河”在哪里?“塔河油田”的油气到底是从那里来的?今后油气勘探如何高效展开?类似这样的问题一直以来都在困惑着我们。虽经过前人20多年研究,塔里木盆地海相油气的来源一直是学术界争论的焦点,主力烃源岩发育和分布问题仍无定论,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下一步油气的勘探方向决策。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塔里木盆地经历了比国外的盆地更多的变化和高温改造,烃源岩的演化程度非常高,通常在学术界用来判识烃源对比的生标就失去了作用,也就是说已经不能用来当做烃源对比的标志了。那怎么办?我们通过大量的实验室研究和实地考察,采用了多种方法综合对比研究,通过地球化学、沉积学、层序地层学、测井、地震、构造等多学科联合攻关,克服高过成熟阶段烃源岩生标面貌不能真实代表其生烃时刻的生标面貌的烃源对比的瓶颈,发现盆地中西部中奥陶统烃源岩是塔里木盆地古生界的主力烃源岩,并且盆地内部不同地区有效烃源岩在层位分布上有一定的差异性,特别提出阿满过渡带存在优质烃源岩,是塔里木盆地古生界下一步油气勘探的最有利地区之一。这一结论得到了业界的认可,并指导了整个塔里木盆地古生界的油气勘探决策,也为后来油气勘探的实践所证实。例如近些年来塔里木盆地在塔中北坡、顺托地区和顺北地区油气勘探的突破就是在这一认识的基础上取得的。特别是顺北深层油气勘探的突破,实现了“塔河之外找塔河”的战略构想。这些研究我也曾经分别刊登在《当代石油石化》2006年第八期期刊的《塔里木盆地台盆区有效烃源研究进展》论文和《ACTA GEOLOGICA SINICA》Vol. 82 No. 3(2008年)期刊的《The Formation and Distribution of the Marine Hydrocarbon Source Rock in the Tarim Basin, NW China》论文里面,也受到我们行业领域专家的关注与重视

  记者:2014年,您凭借“中国海相碳酸盐岩层系油气富集规律与分布预测”项目获得了年度科技进步一等奖,您认为整个项目最难的研究阶段是在哪个阶段

  王毅:哈哈!要说最难的阶段,我觉得整个研究过程都充满着挑战。正如刚才讲的,由于中国海相碳酸盐岩层系形成时代老、后期历经多期构造活动的改造、油气藏保存条件极为复杂,已有的中国陆相和国外海相油气地质理论难以有效指导中国海相油气勘探,也没有现成勘探经验可供借鉴,因此我们一直是在研究新问题和不断克服困难中开展创新性研究与攻关的。要说最难,我认为对于像我们国家这种古老的海相碳酸盐岩层系油气勘探来讲,最难的莫过于油气的保存条件研究,由于古老油气藏经历的时间过程长,改造的次数多,大部分油气藏都经历了油气成藏-破坏-改造-再成藏的复杂过程,甚至更复杂的过程,油气藏的保存条件研究就成了关键中的关键。因此我们针对中国海相碳酸盐岩层系烃源岩形成演化、油气运聚及保存机理等科学问题进行了系统研究。从而建立了多期构造活动背景下的海相叠合盆地油气成藏理论体系和中国海相层系演化的四种模式,即连续沉降型、早期暴露晚期沉降型、早期沉降晚期暴露型和持续暴露型,并对其油气勘探潜力进行了评价和预测。指出了中国海相盆地后期改造对油气成藏具有重要控制作用,从而提出了海相层系油气勘探应从盖层评价入手的“反演”勘探思路,突破了从烃源岩评价入手的传统观点。这些成果为中国海相层系油气评价及勘探选区提供了重要理论依据,并正在为中国当前在塔里木盆地、四川盆地和鄂尔多斯盆地等海相层系油气勘探中得到广泛应用。为我国探明储量年增长5亿吨以上油气当量做出了突出贡献

  记者:您一方面带头参加科研工作,一方面还要参与管理,不但个人获得“中央企业优秀归国留学人员”、“中央企业劳动模范”、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和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等荣誉称号,还带领团队成为中国石化新区勘探的科研核心研究支撑单位,您怎么看待自己取得的这些优秀成绩

  王毅:我和大家一样,就是在做本职的工作,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只是取得了一点成绩而已。其实,还有很多需要提高的地方。组织上把这么多荣誉给予了我,我认为这并不是我个人的荣誉,这是我的团队的荣誉。因为,我的每一点成绩都与这支团队,都与战友们的支持和帮助分不开的。这些年来,我的岗位和工作职责虽然有所变动,但始终坚持围绕中石化油气资源发展战略对上游勘探科技理论和技术的需求并结合勘探生产实际,和团队一起开展了一系列富有成效的科研工作,为整体提高研究团队的科研水平和新区勘探做出了一点贡献

  我作为团队的领头人和技术负责人,提倡和鼓励科研人员在科研工作中一定要积极探索,在有创新意识和创新研究的同时,时刻保持实事求是和精益求精的科学作风,研究必须建立在大量的基础资料分析的基础上,确保结论的可靠性和经得起实践的检验。我常对我的团队说:搞科研工作不是一两天的事,要耐得住寂寞;搞石油地质研究,一定要求真务实,不能急功近利

  总之,成绩只能表示过去,并不代表未来。在今后的油气科技创新攻关研究中,我们一定要在不断地探索和不断研究新问题中前进,坚持以科学求实的态度和作风,勇于探索、勇于创新,把握学科前沿,依靠科技创新和技术进步,就一定能够在油气勘探中取得新的突破。在理论与技术创新上达到国际油气勘探理论与技术发展领先水平,为世界石油勘探理论与技术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记者:AAPG(美国石油地质学家协会)是业界顶级协会,其专业事务部开设的GEO-DC办公室向美国政府及其领导提供信息,目前世界上几乎每一个大陆都有GEO-DC办公室,能够成为该协会会员与您对业界的杰出贡献分不开,除此之外,您还入选了哪些协会的会员呢

  王毅:我还是EAGE(欧洲地球科学家与工程师协会)、中国地质学会,中国石油学会等学会的会员,这些学会都是非常好的学术交流平台,当然也因为我在领域内的杰出贡献而愿意吸纳我为会员,对此我感到十分的荣幸!作为会员,我要充分利用这个平台开展更广泛的学术交流,促进领域内学科发展和技术进步。虽然不同的协会有不同的特性,也有着不同的宗旨和章程,但是成为这些学会的会员,我的共同的宗旨只有一个,那就是促进创新和技术进步,促进从事研究、工作的人员之间的沟通和合作

  记者:谢谢王毅教授的介绍。石油作为一种重要的能源,可以说是现代经济的血液。王毅教授在石油勘探领域的创新研发,不仅为中国石化解决了油气勘探难题,也推进了国家能源战略的实施进程。作为我国石油勘探领域的领军科研人才、管理人才,希望王毅教授今后可以在石油勘探领域发挥更大的价值



相关推荐:



购买咨询电话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